您的位置: 首页 >业务信息>调查研究>详细内容

以非遗为抓手,推进文旅融合的思考

发布时间:2020-07-16 信息来源: 【字体:

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

为推进文旅融合发展,破解群众反映强烈地热点难点问题,市文旅广体局以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为突破口,组织开展调查研究,形成对推进文旅融合发展的认识和思考。

一、有基础,具备了通过非遗这一抓手促进文旅融合的条件

通过调研发现,近年来,我市在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作了一些工作,为推进非遗与文旅融合创造了一些条件,也作了一些有益的尝试,具有了推动融合的基础:

1.有雄厚的资源基础。近年来,通过对我市民族民间传统文化普查成果进行精心筛选、论证,大力申报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迄今为止有“常德丝弦”、“常德高腔”等7个国家级项目,“桃花源传说”、“常德米粉的制作技艺”、“桃源木雕”等20个省级项目,有9人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16人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65人被评为市级传承人。支持并指导市、县两级认真制定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标准,建立和完善保护体系,现有市级非遗名录项目共50个,县级非遗名录项目近300个,实现我市国家、省、市、县四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体系的基本建立,为非遗项目的传承和保护夯实了工作基础。

2.有良好的理论基础。组建常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建立非遗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和非遗专家咨询小组,陆续出台《关于建设文化名城的若干意见》、《关于加快建设文化强市的意见》、《常德文化强市战略实施纲要(2010—2015)》等一系列政策性文件,组织编撰《常德丝弦》、《荆河戏音乐研究》、《常德汉剧音乐研究》、《历史与现实的激扬—常德鼓书》等近20本专著,编辑《常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成果汇编》和《常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资源图集》,推出《常德丝弦》、《常德鼓书》、《鼓盆歌曲本集》礼品碟,使大量无形文化资源转化为文字、图表、录音、录像等有形文化财富得以保存,成为非遗保护工作的理论基础。

3.有丰富的实践基础。积极探索通过非遗展示实现文旅融合的实践,坚持市场化运作模式,推动了非遗资源进景区、进街区、进校园等,增加非物质文化遗产“造血”功能。如,通过对常德汉剧高腔、常德丝弦、漆河剪纸、桃源木雕、桃源刺绣、常德鼓书等民间艺术的研发、生产,打造了一批能唱响地方、走向全国、走出国门的文化品牌。如今常德市丝弦艺术团每年在国内10多个省市巡演,演出收入不菲。桃源县漆河镇的农民从剪纸事业,人均创收6-7千元。鼎城区周家店镇的吹打乐、桃源县九溪镇的板龙灯、石门县罗坪乡、子良乡的歌舞等一批乡土文化牌声名鹊起,汉寿的烙画、桃源的木雕、石雕等一批特色文化产业初具规模。“鼓书大王擂台赛”的举办,催生一批“草根明星”,为鼓书市场化带来空前发展,为鼓书艺人创造出巨大的经济利润,一批年轻鼓书艺人欣然接下了传承棒,实现传承与效益的双赢。

二、有不足,制约了非遗与文旅融合的内生动力

调研发现,与文旅融合“应融尽融、宜融则融”的要求和非遗与文旅融合的内在联系相对比,当前,我市非遗与文旅融合的内生动力还不够,还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

一是“活力不够”,深闺大院限制了融合利用。一直以来,非遗资源更多地是强调保护和传承,多数资源都藏在深闺大院、躺在博物馆中,靠着口口相传而得以延续和发展,发展动力和活力不够。随着体验经济时代的到来,人们对于文化旅游消费需求越来越趋于多样化、个性化。非遗资源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当前缺乏有效的载体和展示平台,仅以简单的观赏和参观等形式,很难体会其中价值。在调研时,常德高腔传承人有句话说得非常好,“展示和欣赏常德汉剧高腔,要有场地、有舞台、有节目、有观众、有实实在在的表演,如今夜游穿紫河看到汉剧高腔走秀式的表演,难以给游客留下深刻印象,甚至会误导游客,把常德优秀文化中的好东西给糟蹋了”。

二是“效益不佳”,自弹自唱影响了市场前景。我市是非遗资源大市,位列全省前列,但是一样是“有价无市”,除了常德丝弦有些影响力外,其他的非遗产品或项目都还是“小众”产品,普及率和市场知名度不高。至今,去网络上进行常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搜索,只能找到一些非遗工作动态,没有系统全面介绍非遗资源的权威网站,普通民众获取信息多为政府渠道的信息更新,与我市非遗资源大市的地位严重不符。以长沙雨花非遗馆为例,无论规模、人气,还是投入、产出都让我们无法企及,它们的宣传走在了前列,从线上到线下、从传统到网红、从非遗项目介绍到智慧文旅体验,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宣传体系,自然而然能够吸引游客目光,成为国家文旅部在全国重点推介的2019非遗与旅游融合十大优秀案例之一。

三是“忽略传承”,文化属性制约了吸引力。非遗是一种活态文化,需要保护但更需要传承。非遗项目能否保护下去主要靠传承人。非遗项目文化性较强,对传承人的要求不仅是有意愿要学,还要求传承人具备文化素养、动手能力以及领悟力,但是不少项目由于市场需求不多,造成没有人愿意去学习的窘况。如被誉为“东方的毕加索”的桃源刺绣,这门手艺能传承下来,和那些生活在大山深处、依然沿袭着曾经生活方式的老绣娘们分不开,但也面临找不到合适的传承人的窘境,一旦失传将是巨大损失。此外,由于非遗保护和传承需要在前期花费时间和金钱,以常德河街为例,在调研中,几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都讲到保护和传承首要的是生存,商铺经营效益不佳、政府扶持不到位等情况,打击他们对非遗项目保护和传承的热情,影响到非遗项目的责任业主的积极性。

三、有必要,非遗项目对推动文旅融合的意义重大

综合近几年来,国家出台的有关非遗保护、传承和利用方面的政策文件,一个核心关键点都是强调非遗开发和利用的必要性,特别是文旅融合以来,非遗具有推进文旅融合的优越条件,成为各地争相发力的“美丽经济”,对推动文旅融合的意义重大。

一是非遗具有文化的独特性。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规定: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各族人民世代相传并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以及与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实物和场所。由此可见,非遗自身就是有区别于其他文化的独特性。因此,其通过资源开发成为人文旅游产品后,便形成了有别于其他旅游产品的差异性。以常德丝弦为例,是常德非遗文化的符号,讲究“说中有唱,唱中有说,腔从字出,音随韵转”的润腔方法,在强调口语化、说唱化的同时,注重旋律的优美,俏丽和抒情性,具有文化上唯一性,注入旅游元素后,一颦一笑、一腔一调,都散发着无穷的魅力,成为独具特色的旅游产品。

二是非遗具有旅游的体验性。据2018年DIICH非遗大数据平台推出《2018中国互联网用户非遗认知与需求调研报告》显示,在非遗商业化方面,旅游是最受用户欢迎的非遗商业产品,其次是实体店、体验馆以及实体产品,用户在非遗商业产品上的花费依旧偏重于非遗的旅游体验。从常德非遗文化街区运营的数据来看,纳入全市精品旅游线路后,接待量相较于去年同期增长近5倍,且来欣赏非遗展演的人员比例中,游客从零起步,现在已有10万人观演,旅行社团组游客增加近5倍,也充分说明游客对非遗体验的热衷。

三是非遗具有融合的可燃性。文化和旅游本身是两个有重大交集的产业。旅游的发展依托文化,文化的传播需要旅游作为载体。以常德汉剧高腔、常德花鼓戏、荆河戏为例,本身不具有产业的性质,作为一种文化的表现形式而传承,当它与节庆活动、民俗表演、群众演出等结合后,就能有效形成对游客吸引的具有当地特色的系列活动。再如桃源刺绣、桃源木雕、澧水号子等项目,非遗更多强调保护和传承,利用的市场空间还待开发,通过文旅产业的添薪加火,引入展示、体验、互动的旅游开发理念后,便成了吸引游客活化项目。

四、有空间,非遗助力文旅融合的作用明显

在国家倡导全域旅游飞速发展的今天,以融合为主旋律的理念给旅游业带来了新的体验需求,也给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提供了发展空间。这些空间,可以充分利用并转换为我市推动非遗与文旅融合的动力来源。

1.从政策层面来看。近年来,中央出台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等一系列重要文件,国务院印发了《关于转发文化部等部门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的通知》(国办发〔2017〕25号),决定实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发展工程、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戏曲振兴工程等,明确了非遗保护工作的方向和重点。文化和旅游部部长雒树刚强调,要牢牢把握文化和旅游融合的方向和要求,贯彻新发展理念,进一步加强对非遗资源的挖掘阐发,通过提高传承实践水平,为旅游业注入更加优质、更富吸引力的文化内容;要充分发挥旅游业的独特优势,为非遗保护传承和发展振兴注入新的更大的内生动力。

2.从资源利用来看。目前,我市已经在非遗资源利用上,探索形成了“非遗+演艺、+景区、+商品、+文化街区”等发展模式,形成了一批特色的非遗项目,但是诸如传统戏剧、民间舞蹈、民间音乐和曲艺等项目,利用资源的主要途径演艺还没有成规模化、走市场化的路子,没有融入到旅游产品之中,建立常态化资源利用模式。以非遗为切入点,活用非遗资源是文旅融合的新课题,是资源利用的一种新探索。把握大众文化旅游消费的新趋势,为游客提供更有文化质感和旅游体验的项目,可以充分展现非遗与文旅融合之美。

3.从消费需求来看。近年来,非遗正从公益普及、表演展示逐步向关注艺术内涵、审美意境、文脉传承等更深层次发展。非遗本身就是常用商品,具有满足人民消费需求的活态属性,我们的衣、食、住、行等都蕴含着非遗的拓展物件或用品。如,大量通过传统手工艺生产的器具、食品等,用于欣赏的刺绣、木雕、丝弦等,用于劳作的非遗技能等都具备转化为旅游商品,满足游客消费需求的空间。除了有形的非遗类商品和生活用品,将音乐、舞蹈、戏剧、曲艺和杂技等非遗项目转化成旅游演艺,已经成为文化旅游产业的构成部分,特别是“非遗+旅游”“非遗+创意”等市场化模式的出现,让许多非遗项目真正存活在人们生活中,并在现代消费环境下找到新的生存空间。

五、有前景,以非遗为抓手推进我市文旅融合的建议

当前,文旅融合是大势所趋,也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前景广阔,正当其时,通过深入调研和认真思考,我们认为我市要抢抓机遇,以非遗为抓手,全方位推进非遗与文旅融合,并提出以下建议:

1.要强化政府引导。当前,我市非遗资源虽然丰富,并不是所有项目都适合旅游开发或具有市场潜能的。挖掘利用非遗资源时,不能为了融合而融合、为了开发而开发,不能一拥而上、遍地开发,要结合非遗资源文化承载力和旅游成熟度,有针对性的开发非遗项目,纳入到市县两级重点开发名目,以政府引导的方式推出一批条件成熟、资源利用率高、市场效益好的非遗产品,可采用办点示范的方式分类实施,为非遗与文旅融合积累经验。同时,在非遗与文旅融合过程中,不少手工艺类非遗项目被过度消费,忽视非遗保护传承与旅游发展中的平衡,影响了非遗旅游开发利用的可持续发展。作为市县两级政府部门,在兼顾“保护链”与“产业链”衔接,还要合理分配投资主体与“非遗”传承人主体之间的利益,如,常德河街已经进驻了200多家商铺,有些商铺业主既是投资主体又是非遗传承人,政府部门要采取引导的方式,一方面支持其做大做强,另一方面鼓励其开展传承与保护,从而才能让非遗获得更好生存下去的机会,逐步形成与文旅融合发展良性循环。

2.要突出规划引领。非遗项目是推进文旅融合的重要举措之一,但是非遗项目的开发要按照“宜融则融,能融尽融”原则,坚守规划的刚性底线思维,用规划来引领产业发展和产品开发。要重点精选国家级、省级、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打项目,也可筛选一批特色鲜明的县级非遗项目,采取舞合表演、现场体验、节庆活动、商品展销、宣传展览等形式进行多层次、立体化融合。要尽快启动全市非遗与文旅融合发展的规划编制工作,在全市优质的非遗资源中优选5-8个项目,纳入到全市文旅融合产业项目库。要完善现阶段正在编制的全市文化旅游体育产业发展规划,将非遗作为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同步纳入产业发展规则之中,便于分步骤统筹推进实施。

3.要探索融合模式。市县两级非遗工作部门要积极探索非遗与文旅融合的方式,可参考国家文旅部公布的2019非遗与旅游融合十大优秀案例,采取学习考察、经验复制、创新发展等方式,结合我市现有的非遗资源,借鉴浙江桐乡研学旅游经验在桃花源等重点旅游景区发展“非遗+研学旅游”;借鉴江西婺源县思口镇高端古宅民宿经验在全市精选一批有特色古村落、资源丰富、交通便捷的乡镇或乡村旅游点发展“非遗+民宿”;借鉴故宫“朕来了”等文创在常德河街发展“非遗+文创”;借鉴“印象刘三姐”等在桃花源、常德河街现有演艺的基础上融入非遗元素发展“非遗+演艺”;此外,还可以探索发展“非遗+节庆”“非遗+扶贫”“非遗+特色小镇”“非遗+景点”“非遗+会展”“非遗+博物馆”“非遗+特色街区”“非遗+养生”等N种打开方式,全面激活非遗与文旅融合的因子。

4.要迎合市场需求。推动非遗项目向文旅产品转化,市场需求永远是最好的风向标。从当前各地“非遗+旅游”探索模式看,非遗的市场价值主要体现在附加值和衍生值方面。要改变现在单一的非遗博物馆、展览馆、体验馆、传统技艺和手工艺的参观模式,可以引入一些动态的过程、融入参与性的活动或者舞台式的表演来吸引旅游者。比如,对桃源刺绣非遗产品的开发,可以请刺绣艺术的传承艺人到现场进行表演,可以开发桃源刺绣技艺学习活动,可以依托凌津滩、郑家驿、漳江等乡镇建立桃源刺绣示范基地,增强非遗产品的旅游趣味性,提高游客的参与性;比如,可以和旅行社、学校、艺术协会等合作,以常德的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美术、传统技艺等为主题,设计非遗旅游线路和非遗旅游纪念品,开发研学、亲子、艺术爱好者等特色线路。通过以个性化的产品持续吸引或带动外部消费效应,形成可市场化推广的产品集群。

5.要加大宣传力度。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宣传方面,要善于借势借机借力,抓住一切有力的机会,加强非遗产品的宣传。如,可利用常德柳叶湖国际马拉松赛的品牌影响力,在比赛沿线设置非遗展示区,通过镜头向世界展示宣传常德非遗资源;可结合常德旅游节、桃花源旅游节以及各区县市举办的乡村旅游节,将非遗演艺纳入旅游节的开幕式表演,并作为旅游节线路向旅行商和旅行社推介;可借助湖南省阳光娱乐节、百团大赛、文化艺术节,纳入到文化旅游市场消费领域,采取消费送演出门票等方式,进一步扩大非遗的受众面;还可以鼓励全市非遗传承人或者民间艺术表演团体,积极参与国内外艺术节、非遗展演、旅游博览会等盛会,进行非遗文化的展示和表演。此外,还要重点借助各类传统媒体优势,采取深度报道等方式定期推出非遗专栏专版,引进微信公众号、抖音、网红等新媒体,搭建铺天盖地的宣传平台。组织编写常德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民间故事导游词,培训一批懂常德文化、知常德风情、讲常德故事的优秀导游人才,讲好常德文旅故事。

6.要推动集聚发展。与其他中小文化企业相比,由于项目多、种类杂、分布广,非遗生产状况多为小、散、弱,没有相应的固定资产作支撑,多为“家族式创业”或“单打独斗”态势。推动非遗与文旅融合必须对非遗项目进行集聚开发,通过完善文化旅游产业链和消费链条,形成规模化体系化发展。如,常德河街要重点围绕非遗文化街区建设,建设和完善非遗戏曲赏乐区、饮食展示区、技艺演示区、古玩交易区、创意传播区等多个非遗项目功能区,着力打造文化艺术、娱乐休闲、商业消费为一体的文化旅游景观,面向全国34个省市自治区,通过聚集全国非遗传承人,整合非遗产业资源,孵化非遗文化产品,让常德河街成为非遗项目的展示地、集散地、传习和全国非遗文化的交流互动基地。

7.要强化政策保障。当前,市县两级政府对非遗保护传承越来越重视,群众对非遗的认同度越来越高。但目前非遗人才除代表性项目传承人外,专业化年轻化人才仍十分稀缺,需要加快实施非遗进校园、非遗传承人培养计划,培养和打造一支能够协助传承人推动非遗传承创新的人才队伍;要制定有利于实施“非遗+旅游”发展的扶持政策,推动建立非遗活化金融服务体系,出台缓、减、免财税优惠措施,鼓励社会资本以合资、合作、投资、参股等方式参与“非遗”产业建设,支持非遗项目企业开展培训、生产、推广等活动,促进其更好地融入生活。要出台具体的可操作的非遗项目配套支持政策,降低非遗项目和非遗传承人经营创业的门槛,落实租金减免、项目奖补等措施,真正让非遗与文旅融合活力四射。(作者:杨俊)

 

分享到: